社会|文学|美术|音乐|影视|摄影|戏剧|舞蹈

一个最善良的人,拍出了80年代最暴力的动画

2019/09/06 10:39:20 来源:第一导演??
? ?

blob.png
《黑猫警长》第五集片尾


  作者 |“第一导演”记者 空山


  我们基本已经进入了大师逝去的时代。


  2019年9月5日,《黑猫警长》的导演戴铁郎也因病离世。


blob.png
 戴铁郎(1930年—2019年9月4日)


  不少观众纷纷回忆起了《黑猫警长》,这是80年代内地最具传播度的国产动画。


  虽然只有短短5集,却影响了一大批70、80、90后。有人称之为“童年回忆”,有人称之为“童年阴影”。


  作为一个只闻其名,但从未看过正片的90后,终于完整地看了一遍《黑猫警长》。

blob.png


  越看越惊心。


  我一个看《蓝猫淘气三千问》和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长大的,深切表示:


  前辈们的童年也太硬核了!这是什么邪典大作?


  还有那隐隐约约的诡异气质,和历史符号,都令人细思极恐!


  在那个时代,戴铁郎为什么会创作出这样一部暴力作品?距离《黑猫警长》开播已经35年,我们试着以今天的目光回看。


  生吃、吸血、腰斩,80年代小朋友观看的R级cult片


  作为一部动画片,《黑猫警长》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,口味不轻、尺度不小。


  在第2集《空中擒敌》里,导演完全使用了恐怖片的拍法。


  天空中下着大雨,时而电闪雷鸣。伴随着诡异的电子音乐,一个巨大的阴影在夜空中出现。


  小熊猫正在给生病的妈妈喂药,突然!他看到窗外有一张漆黑的脸!

blob.png


  镜头瞬间拉近,对方眼中冒出了邪恶的绿光。小熊猫被伸进房间的大手,抓走了。


  不知道小朋友看到此处怕不怕,反正我一个成年人有点紧张。


  当然,这不是最吓人的。


  抓走小熊猫的神秘阴影,是一只食猴鹰,他在家里关了很多小动物。用木棍敲击铁笼,恐吓大家,然后随便捏起一只正在哭泣的小猴子,扔进嘴里,吃了。


  画面还配了咀嚼的“咔嚓”声,来对应生吃的动作。


  这个操作让我出现了几秒钟的目瞪口呆。


  动画片的角色是高度拟人的,有情感、会说话,因此才会让观众投入。这些动物角色在观众眼中,已经是“人”。


  食猴鹰吃猴子,其实就是生吃活人。


  整部动画除了吃猴子,还有妻子吃丈夫。


  公螳螂和母螳螂经过一场屠杀蝗虫的大战,彼此暗生情愫。


  公螳螂歌舞传情,但没有得到回应,于是哭着跳河寻死。


blob.png
自杀求爱,并不感人,请勿模仿


  母螳螂火速往河里扔了一只鞋,大喊:“亲爱的,你不要死,我爱你!”


  于是俩螳螂当晚就闪婚了,整片玉米地的昆虫都来参加了盛大的婚礼,空气中洋溢着幸福和甜蜜。


  然而一声惨叫后,公螳螂已经死无全尸!

blob.png


  黑猫警长发现尸体上布满锯齿牙印,怀疑新娘作案。母螳螂公开认罪:“我是太爱我丈夫了,所以才吃掉他的。”


  这是什么邪典片台词!据说当年也吓坏了不少小朋友,普及知识点的代价稍稍有点大……


  《黑猫警长》完全打破了“动画片不死人”的定律,而且写死角色的速度有点快,死亡手法有点残忍。


  第5集《会吃猫的娘舅》中,白猫班长中了毒气昏迷,接着被体积巨大的“吃猫鼠”捆绑在树上吸血,最终死亡。

blob.png


  作为一部儿童观看的动画片,《黑猫警长》对鲜血和断肢也毫不回避。


  第1集《痛歼搬仓鼠》可以说是“鲜血四溅”,还有“一只耳”手拿血耳朵的镜头。

blob.png


  第4集《吃丈夫的螳螂》里,战斗情节基本是一场“大屠杀”。螳螂们挥舞着长剑,刺、砍、剁、劈。


  蝗虫有的被腰斩,有的被砍头,有的被刺穿,镜头不但没有回避这些,还加了鲜血,甚至有大特写。

blob.png


blob.png

blob.png


  随后黑猫警长赶到,发射了导弹,蝗虫们在一片火海中尖叫着死去。


  黑猫警长仰天大笑:这是最好的肥料啦!

blob.png


blob.png


  尖叫死亡和开怀大笑,用蒙太奇剪辑在一起,不但是R级的问题,还有一些诡异。


  这个拥有极大权力,参与执法、起诉、审判、判决每一个环节的正义使者,有点面目可疑。


  可以说《黑猫警长》融合了恐怖、悬疑、犯罪、暴力种种元素,是一部绝对需要分级、需要家长指导观看的R级动画。


  但当年的大人孩子,似乎没觉得有什么问题。


  毕竟另外两部恐怖动画《小蛋壳》和《魔方大厦》也是同一时期的。大家都是吓大的。


  极致的善良,得到的是底层背叛与高层的贪婪


  那导演戴铁郎一直是一个推崇暴力、玩大尺度的创作者吗?


  绝对不是。


  在《黑猫警长》之前,他执导过一部动画短片《九色鹿》,清新、自然,带有朴素的价值观。


  故事很简单,山林中有一只名叫“九色鹿”的神鹿,她心地善良,不论花鸟虫鱼,还是人类,她都极为爱护。

blob.png


  有一支西域商队在山林中受困,九色鹿前去帮忙,用神力挪开大山,使商队成功离开。


  这支商队到了京师,见到了王国里最有权势的男人——国王,并告知了九色鹿的事迹。


  这件事被王国里最有权势的女人——王后听到,她贪婪、自私,希望把九色鹿的皮扒下来做衣服。


  于是用尽方法,撒泼打滚使国王同意悬赏九色鹿。

blob.png


  一个被九色鹿救过的捕蛇者,想要靠此平步青云。他是这个国家最底层的人,在路边摆摊时,常被有权势者抢走钱。


  大概只有九色鹿关心过他,救过他。


  一个底层人,怎么往上爬呢?有一条捷径,是出卖和背叛。尽管他和九色鹿立过誓言,绝不外泄其行踪。


  但是只要背叛九色鹿,去揭发、去举报,就会有金钱和官位。


blob.png
捕蛇者决定出卖时,身体变了颜色,招来了苍蝇


  于是,捕蛇者带领着国王的弓箭手进入了山林。他很聪明,再一次假装落水,想利用九色鹿的善良。


  丛林的鸟儿看到了军队,飞来告诉九色鹿不要现身,但九色鹿听到了呼救声,着急地跑了出来。


  九色鹿问:“你为什么要带人来抓我呢?”


  捕蛇者说:“王后要你的皮。”好像他是被逼的,好像他没有一点错。


  利箭从四面八方射来,九色鹿的身后突然泛起光环,没有一支箭能射中她的身体。

blob.png


  捕蛇者违背了誓言,跌入河中,但他死之前,还想拼命抓住那张悬赏的皇榜。


  “生命虽然可贵,而卑鄙和邪恶的生命终将受到惩罚。”


  故事的结局,是正义战胜了邪恶。但现实中,正义的力量不会总那么强大。很多时候,卑鄙和邪恶会占上风。很多时候,权势和卑鄙互相滋养。


  《黑猫警长》中,也是正义战胜了邪恶,但份所谓的正义,显得如此暴力、极端。

blob.png


  如果说两部作品有什么相似点,《黑猫警长》中关于背叛也有一个警告——


  为什么同一个创作者,可以在前后创作出如此不同的作品?


  这可能和戴铁郎自己的经历有关。


  黑猫之父,遭背叛、受冷遇,大半生都活在历史风波里


  戴铁郎原籍为广东惠州,1930年出生于新加坡,父亲戴英浪是中国共产党员。


  戴铁郎在成年之前,就因为两次背叛流离失所。


  第一次,1940年,由于叛徒出卖,英政府将戴英浪驱逐出新加坡(当时新加坡为英国殖民地)。10岁的戴铁郎,不得不随家人一起回到中国。


  第二次,1942年,戴英浪在上海参加地下党工作,由于叛徒出卖,被捕入狱。年仅14岁的戴铁郎,在上海美专半工半读,支撑起了整个家。


  抗日结束,解放战争开始,戴家逃至香港,秘密为共产党传递消息。20出头的戴铁郎甚至独自回过上海,把情报藏在中暑药的袋子里,秘密传递给相关人员。


  他们一家,为抗日和解放战争做出了许多贡献。


  但戴铁郎进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第一年,家里的境遇就变了。


  “反右”运动开始,父亲受“潘汉年案”牵连,就连同学、同事都避着戴铁郎。


  之后各种运动不断,戴铁郎只能在不署名的情况下,参与一些动画片的制作。


  作为北京电影学院第一批美术系动画专业的学生,他一直到50岁,才第一次当导演,创作了《我的朋友小海豚》,在1982年意大利国际儿童和青年电影节上获得总统银质奖。

blob.png


  虽然作品在国际上拿奖,在国内引发轰动,但戴铁郎的导演生涯极短,只有10年。


  因为上美厂要求他退休。


  “那天我被叫去人事处,他们递给我一张退休证,说我年龄到了,该退了。那一瞬间我愣住了。醒过神来后,我一句话没说,拿了退休证转身就走。”


  《黑猫警长》也因为种种原因,没有再出过第6集。


 blob.png
《黑猫警长》第5集片尾仍然是“请看下集”


  甚至在更早,《黑猫警长》几乎胎死腹中,无法面世。


  当年戴铁郎看到《黑猫警长》的连环画,大胆启用了一批年轻人,共同改编成动画片。


  他曾对记者说:“我做新人的时候,受惯了冷遇。虽然我对这件事情并不怨恨,但我绝不会这样对新人。”


  在这些年轻人的帮助下,戴铁郎花了10个月做出了两集,却被领导叫停,称大量戏份打打杀杀,不符合传统美学,子弹拐弯也没有科学道理和艺术性。


  直到一年半以后,一位北京领导看了,觉得不错,一些小朋友的试看反响也很好。


  于是,1984年《黑猫警长》在“不做任何宣传”的情况下开播。直到1987年,5集才全部制作、播出完毕。


  除了《黑猫警长》,戴铁郎参与创作过《哪吒传奇》《小蝌蚪找妈妈》《牧笛》,都是传世的经典作品。

blob.png


  这样一位经历过大时代、有丰厚生活经验和艺术造诣的导演,不能被重视,不能持续创作,实在是时代的悲哀、观众的损失。


  但他几乎从不抱怨,只是悲伤、遗憾。


  他晚年对记者说过:


  “这是一个好时代,好到让我常常遗憾,要是再年轻一点就好了。”


  但愿在天堂没有烦恼,但愿在天堂,你的画笔是自由的。


  (编辑:李思)


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料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
扫描浏览
北京yabo2018体育网手机版

扫描关注
北京yabo2018体育网官方微信

返回首页
地址∶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:100028 电话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:071051 电话:0312-3199988
北京yabo2018体育网版权所有 Email:artsbj@artsbj.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yabo2018体育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: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